巴黎人-巴黎人官网-G22

您所在的位置 > 巴黎人-巴黎人官网-G22 > AG平台 >
AG平台Company News
原创年底大雷!触目惊心!5万股民彻夜难眠!
发布时间: 2020-01-01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按理说,年底是上市公司拼尽全力“保壳”的关键节点,为了保壳,很多公司都选择在年底扎堆卖房。

当时华仪集团承诺一个月内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但一个月过去,ST华仪非但没有发布“风险解除”的公告,反而选择了主动ST,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

“存贷双高”即企业的货币资金与有息负债同时处于较高的水平,账面货币资金高企的同时有息负债规模也处于高位。

风光过后,在电力改革和风电改革的大潮中前行的华仪电气的近几年业绩表现却不尽人意。

不过,“戴帽”只是开始,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12月26日,证监会对ST华仪进行立案调查。

2007年2月,华仪电气在上交所成功借壳上市,不仅成为乐清市首家上市企业,也是温州市第一家在主板上市的民营企业。

坑自己的下属控股子公司,华仪集团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比如说存贷双高的问题。

总之,华仪集团想尽了办法用华仪电气的名义借款,还不上钱后,“担保人”华仪电气的自然难以脱身。

主动“戴帽” 华仪心里苦!

随后,在12月27日晚间,ST华仪又发布了两则公告:

进军风电行业,给陈道荣带来了财富的新起点。

其实很好理解:既然账上“躺”着这么多现金,为什么还要花利息去借钱呢?

不过,ST华仪暴雷,并不是没有预兆。从近年来的财务数据上,我们其实可以得以窥见端倪。

2016年开始,华仪电气更是开始出现盈亏交替的情形: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842.16万元、5982.65万元、-8302.46万元、1102.28万元。

总之,华仪电气深陷合计高达20亿的“烂账”,难以脱身。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华仪电气实现营收8.08亿元,应收账款却高达21.05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高达44%!

伴随着高景气的过去,华仪电气在2008年年初股价巅峰过后,再也没有回到过当时的高位,从当时的股价29.7元(复权),截至12月31日收盘,ST华仪报2.84元/股,股价跌去了九成,200亿市值灰飞烟灭。

2015年,公司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22.3亿元,募集资金净额21.59亿元。2015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余额达到28.55亿元,而上一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不足8亿元,短期借款为2.63亿元。

12月26日开始,华仪电气如愿戴上了“ST”的帽子。

作为上市公司,ST华仪“知情不报”,被证监会立案甚至最终走到退市罪有应得。但是在这场大雷的爆发事件中,控股股东华仪集团的确需要承担责任。

公司表示,其中有4项违规担保是由公司实控人下达指示,在华仪集团财务人员未履行公司印章审批的情况下,以实控人指示直接用印;有3项是由实控人向时任财务经理(财务总监授权)下达指示,财务经理知会公司时任总经理、董事长后,由公司财务人员办理。

2002年3月,华仪集团子公司华仪风能正式成立,并逐渐发展成为陈道荣手中的一把利刃和华仪电气上市的核心资本之一。

除了钱要不回来、身陷债务的风险,ST华仪还表示,如果因立案调查事项被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且依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其中最响的一个,要数主动申请“戴帽”的华仪电气(已改名为ST华仪)了。

同年,陈道荣也以40亿元的身家一跃成为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上的第198位。

上述占用资金主要用于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归还自身融资借款及利息、代偿互保单位本息及经营周转等用途。

眼看着2019年就要结束了,A股却并不太平,“雷声”更是不绝于耳。

2002年春节前后,在生意正如日中天时,陈道荣却宣布了一个令集团高管们难以理解的决定——他要做风机,进入风电行业。

文/Doris

除了自身问题重重,此次ST华仪主动退市的罪魁祸首华仪集团也早已危机四伏,债务危机严重。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华仪集团已经被4次列为被执行人,自身难保。

ST华仪的业绩虽然不稳定,但绝没有到股民们买不下手的地步,这大概也是为何直到2019年第三季度,华仪电气的股东人数还是高达5.4万。

此前被爆出财务造假的康美药业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业绩方面,在2010年到达盈利1.17亿元的巅峰后,华仪电气的盈利水平开始向下,且波动较大。

对于违规担保的原因,华仪电气解释称,“上述违规担保系公司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为公司关联方及其他第三方提供的担保”。

随后的12月30日,ST华仪又发布了一份风险提示公告表示,虽然公司已就部分违规担保提起诉讼并通过多种形式督促控股股东偿还公司被占用资金,但如果相关诉讼败诉,公司将承担担保责任,而相关占用资金也仍然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其中华仪电气及全资子公司为华仪集团及其它关联方提供违规担保,金额为9.26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22.75%;逾期的对外担保共计2.14亿元,占净资产的5.26%;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10.58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则为26%。

但是在这个时候,华仪电气却主动申请ST,实属A股市场的一朵奇葩。要知道,上一家主动ST的个股,还是因为财务造假300亿而震惊市场的康美药业。

1986年,30岁的陈道荣与4位朋友合资4万元,在乐清市一家晚清祠堂里,创办了华仪集团的前身“乐清县机械五金附件厂”。

而当时华仪电气的市值也不过26亿,也难怪有人戏称:把整个公司都卖掉就能还钱了。

而这些应收账款有多少会变成暗雷,不免令人心生疑惑。

个股观察:主动ST对于华仪电气来说到底是权宜之计还是无奈之举?这其中很关键的一点在于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和实控人陈道荣能否解决目前的资金危机,从目前情况来看,情形不容乐观。控股股东不给力,加上自身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华仪电气在ST的路上恐怕要越走越远。

这也被华仪电气视为此次“爆雷”反映出来的内部控制失效的主要原因。

此外,2016年以来,华仪电气发生大额逾期应收账款,上交所也发现其中问题,并要求公司充分核实业务实际情况和款项回收情况,明确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风险情况。

原标题:年底大雷!触目惊心!5万股民彻夜难眠!

来自芝加哥美术馆

作为温州第一家在主板上市的公司,华仪电气也曾拥有它的高光时刻。

一是公司陷入了1.5亿元的连带责任担保诉讼;二是子公司华仪风能的2亿存款被平安银行强行划走。不过,这两桩事件的起因并非是ST华仪自己,而是其控股股东华仪集团。

早在一个多月前(11月24日晚间),华仪电气发布公告表示,在自查中发现存在违规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况。

此外,除了借钱不还,“甩锅”给控股子公司,华仪集团还将手里的ST华仪股份(30.83%)几乎全部质押,累计轮候冻结比例更是高达127.01%。

2005年5月,华仪电气还和彼时的风电龙头金风科技合作,合资组建了浙江华仪金风风电有限责任公司。借力于金风科技,华仪电气的风电业务很快显露头角,并开始筹划上市。

4万元到40亿 却留不住辉煌!

随后几年,公司通过再融资获得充沛货币资金的情况下,短期借款未见减少,反而增加,出现了俗称的“存贷双高”现象。

存贷双高 应收账款逾期 警惕!

即便如此,一直到现在,华仪电气仍然存在应收账款比重较高的问题。

展开全文